海外遊子:我愛馬來西亞,可是馬來西亞愛我嗎?

2018年12月13日     123     檢舉

導語:大部份的遊子是因為教育資源被剝削,才憤而出走海外。

針對敦馬召喚海外子民回流,用所學的專才和擁有的錢財來效忠馬來西亞。

這些因不同因素散居在海外的大馬子民,有九成以上表示馬來西亞現有的種族課題沒有解決,不為了自己,也會為了下一代,他們堅決不會考慮回國。

馬哈迪再次拜相短短半年,當他在海外訪問時接見旅居他鄉的國民,呼籲這些大馬人才回流,回饋祖國。

他分別在中國、英國、美國、日本、新加坡,會見散居在當地的大馬人民時,再三強調馬來西亞工資雖低相對物價也低廉。

同時,政府保證海外人才不會因為馬來語文欠佳而有所困擾。

在全球海外馬來西亞人網絡臉書群(Global Malaysian Network)里,經常有人開帖詢問定居在各國的馬來西亞人,對希盟政府的召喚會考慮回流嗎?

什麼因素讓你決定放棄馬來西亞國籍?轉換國籍之後,是否曾後悔放棄馬來西亞國籍?

現在和未來有考慮返國發展或養老嗎?這些問題,非土著的留言一律語帶憤怒和悲觀。

話說GMN是於509之後成立的海大馬人群組,會員約有2萬6800人。

這個群組都是旅居在海外留學、工作;嫁娶定居他鄉的大馬人。

在政見上清一色是希盟的支持者,一旦涉及族群問題討論上,很明顯的華印的海外子民十分不滿意我國在政經文教,土著至上的政策。

大部份的遊子是因為教育資源被剝削,才憤而出走海外。

針對敦馬召喚海外子民回流,用所學的專才和擁有的錢財來效忠馬來西亞。

這些因不同因素散居在海外的大馬子民,有九成以上表示馬來西亞現有的種族課題沒有解決,不為了自己,也會為了下一代,他們堅決不會考慮回國。

棄簽ICERD遊子失望

很多人掙扎許久放棄馬來西亞國籍之後感到悔恨,但面對馬來西亞這些年來在大學學額、獎學金的分配,墨守成規的土著優先政策、政客日益趨向狹隘的伊斯蘭思想所發表極端的種族言論。

國內一切社會的現實戰勝情感歸屬。幾經酌量,我愛祖國,祖國未必一視同仁愛我。回國歸鄉,成為近鄉情怯的夢回。

根據英國招聘及人力資源服務公司海斯(HAYS)於2014年3月的調查,大約有93%大馬人想離開馬來西亞。

聯合國普查報告於2013年6月顯示,超過144萬大馬人散布在全球各地,僅在新加坡預計有104萬4994人、其次在澳洲預計有14萬5227人,其餘分布於美國、英國、加拿大和汶萊。

這些人當中有超過33%為高技能的專業人才;移居澳洲的大馬人,其中40%擁有大學以上的學歷,1997年至2009年期間,專業人士和副教授級別的大馬人移民澳洲多達1萬1953人。

林吉祥曾在今年4月大選前,指出在《2018年全球人才競爭力指數報告》,鄰國新加坡排名全球第二,馬來西亞排在第27位。

他當時承諾一旦希盟執政將成立一個高級委員會,研擬政策以吸引散布全球的我國專才回流,建設更美好的國家。

然而換了政府,希盟執政之後,這些日子我國政局依然在種族課題上放大渲染、縱橫轇轕,沒有任何改進及帶來一絲曦光。

很多海外散居在海外的國民,針對希盟政府話稱捍衛憲法而放棄簽署《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》(ICERD)感到無比失望和憤怒。

漠視遊子離鄉因素

定居在海外的友人一一都不願放棄馬來西亞國籍,卻都沒有勇氣回國安居樂業。

一位好友身為獨子曾在十幾年前,因親情而選擇放棄英國高薪回流大馬。任職國產車公司不到兩年又返回英國。

他說種族問題、治安不好等都可以忽視,惟不能忍受國企之下任人唯「土著」至上,一堆不懂的人當高層主管裝懂指揮。

所學的專業被縛手束腳,有才無法施展,有志不能伸。

另一名也是獨子攻讀產品設計的友人,從澳洲回流不到一年,無法忍受我國就業前景的某些規範,再次到澳洲置房安居。

身邊很多長輩告誡下一代,能出去的就別再回來,即使是鄰國新加坡也好。

身為非土著的我們,可以理解為何他們對這國家如此悲觀,拱手把養大的孩子送出國,老來寧可獨善其身,只盼下一代能活在一個公平、公正的國度。

敦馬首次擔任首相那22年,推行新經濟政策大力扶助土著,著手讓朋黨壟斷國有企業,施政上不斷打壓華人在政經文教的發展。

這些年來所謂的扶助土著政策,冒出一小撮馬來貴族財團壟斷土著的經濟蛋糕。

國內的大部份馬來族群沒有變富有,國家族群的貧富差距並沒有改善,可是敦馬一邊斥責土著不成器需要拐杖,一邊又繼續扶助土著政策。

當馬哈迪呼籲海外國人回流時強調,只要你有才,不管你是專才、錢財,都回流來回報國家。

許許多多海外非土著的馬來西亞人緣何遠走他鄉最主要的因素,卻被遺忘和漠視,也沒有給予承諾加以改變現況。

在希盟政府並沒有準備摒棄種族主義、官僚主義、裙帶關係等的政策;海外遊子雖熱愛祖國,卻無法不去質疑祖國是否真心需要我回流回報、珍惜我的付出而給予安居樂業的保障?